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OL激情】(35)【作者:仙妲姬】
【OL激情】(35)【作者:仙妲姬】
字数:883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【三十五】海外扬威

  某日,贞清说想出国散散心,我问她,要独处还是要大家一起玩,她说想独处。我们就选定至峇里岛的知名Villa,作定点旅游五天的行程。

  当天到达Villa时,已近中午,入住后,在餐厅享用午餐后。下午,我和贞清请了两位女的治疗师,来帮我们作SPA,作SPA虽然脱光光,但她们作得很舒服,让你真的忘我的享受那感觉。作完后,我俩就沉沉入睡了。

  我醒了之后,见贞清全身赤裸,趴在长沙发上睡觉,我则坐在她旁边,抚摸她那刚做完SPA滑嫩的皮肤,接着,我趴在她背后,双手伸到她胸前,挑逗她的双乳,我的DD刚好顶在她的股沟。

  贞清却在这时发出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呻吟,她接着翻身,用手握住我的鸡巴,就往她的小穴插入,插入时发出「嗯……」的一声。

  我撑起双手,将鸡巴慢慢的进出她的小穴,贞清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插了数十下后,贞清双手圈住我脖子,索吻起来,并把双脚夹紧我的腰,我加快鸡巴的抽插速度,贞清:「嗯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」
  然后我抱起她,鸡巴持续插在她的小穴内,走到外面的露台,面对着大海(房间是盖在海上的),改从后面插她的小穴,一面看海景,一面作爱,贞清也叫得特别大声:「喔……啊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  我则用更快速度抽插,并用双手,一手抚摸阴蒂,一手抚摸乳头。

  贞清:「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  贞清显得特别性奋,在这海边,我只抽插几下她就高潮了,接着贞清:「好舒服!这几天我们在这房间内,就不要穿衣服了。」

  我:「好啊!而且随时都要做爱。」

  贞清:「嗯。」

  我们稍事休息后,决定到餐厅用餐后,到海边走走。用完餐后,看到旁边的艺品店,有在卖沙龙,贞清:「这几天,我们就穿这沙龙就好了!」

  我:「沙龙有男生的吗?」

  结果进入店内,那服务员就拿件沙龙,帮我穿了起来,原来男生穿沙龙,可以当成裙子穿,腰上系条腰带就可以了。

  而女孩子的穿法,更是千变万化,贞清在那猛学沙龙的穿法,最后,买了十条沙龙,说要回去送人。回到房间后,贞清马上脱掉所有衣服,只穿一件沙龙,不过不会走光,胸前还绑出一朵花,然后她也要我全身脱光,只有下半身穿一条沙龙裙,然后一起到海边吹海风。

  峇里岛的海边,海风吹来相当舒服,我俩就牵着手,在海边散步,然后坐在躺椅上休息,并叫了两杯饮料。这时旁边有两位女生,说着日本话,接着,她们走到我们旁边,用那日式英语跟我们讲话,大意问贞清,她的沙龙是怎么穿的。
  贞清则告诉她们,她听得懂日语,接着,她们就开始用日语交谈,我则在旁边傻笑。知道一位叫悦子,一位叫爱雅,她们聊得相当愉快,笑声不断。贞清告诉我,她们要到我们房间,要教她们如何穿沙龙。

  回到房间后,贞清就拿出她买的几条沙龙,在她们身上绑来绑去的,因为没电视,我也懒得上网,就到房间的泳池边脱掉沙龙,全身光光的下去游泳。没多久,爱雅也来到泳池边,用英文说我身材很好,游泳姿势很好看。她似乎也不会介意,看到我全裸,从聊天中,知道她们两个是大学同学,利用假期一起来玩的,而且她们的家世,应该也不错,属於富家女之类的。

  没多久,贞清她们也来到泳池边,贞清用华语问我:「你干嘛脱光光,又想跟她们做爱吗?」

  我:「才不是,是我们约定好的,在这房间内不准穿衣服,而且随时都可以做爱,请你现在脱光衣服,下来做爱。」

  贞清:「你真的要?」

  我:「对啊!怕什么?你就告诉她们,我们的约定,问她们要看,还是要离开?」

  贞清就真的,用日语问她们,看她们好像很难下决定,结果爱雅回答了,贞清翻译:「她说,既然出来玩了,就要放得开,如果不介意,要跟我们玩多P。我答应她们了。」

  接着,她们三人都脱光衣服,下到水池里,贞清就将我,推到她们俩面前说:「今晚让你爽得够!」

  美色当前,我也不客气就将两个抱住,她们两人也算蛮狠的,一上来就握住我的鸡巴,开始套弄,我也不客气,分别跟她们两个亲吻,双手分别用手指,伸进她们的屄内抽插起来,爱雅及悦子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接着走到下泳池的台阶,悦子就蹲下开始吸含我的屌,爱雅坐在较高的台阶上,一面和我湿吻,我一面用两只手指,在她的小屄内又转又抠的,搞得爱雅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。

  贞清则蹲在悦子的身后,用双手伸过她的身体,抚摸她的乳头,然后贞清的双乳,也在悦子的背后磨蹭。

  接着我们来到大圆床上,我将鸡巴插进爱雅的小穴内,贞清与悦子以69式,在互舔或互相用手指,抽插对方的小屄。我将鸡巴慢慢地,抽插爱雅的小穴,双手则搓揉她的乳房,爱雅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喔喔……」

  在我持续的抽插下,爱雅似乎很投入,不断发出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的呻吟声。

  而贞清与悦子两人也是发出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的叫声。
  正当我要爱雅变换姿势,我的鸡巴离开爱雅的淫屄时,悦子伸出手来,握住我的鸡巴,然后移动她的身体,把鸡巴套进她的小穴内,悦子:「啊……」了一声,然后双手用力推我的屁股。

  我就开始一阵猛抽,悦子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  贞清这时说:「你们继续玩,我去洗澡了。」说完,她就离开了。

  爱雅这时也不甘寂寞,也要来抢鸡巴。我就用二只手指,插进爱雅的小穴,使用抽插转抠,爱雅似乎比被鸡巴插还刺激。

  爱雅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这时的位置,是我躺在床上,悦子坐在我鸡巴上,套弄她的淫屄,爱雅将双腿放在我胸前,让我用手指,抽插她的小穴。

  悦子双手后撑,将她的小穴快速的套弄我的鸡巴。

  悦子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  爱雅也被我手指,插的淫水直流,她也「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…
  …「的大叫,爱雅在我手指的挑逗下,终於身体抽搐高潮了。

  我则起身,变成男上女下,用力的猛抽悦子的小屄。

  悦子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我抽插了百来下后,她也全身颤抖了几下高潮了。我再持续的抽插,也射精在她的小穴内。

  贞清过来:「怎样?你们爽了吧!这几天有需要,就过来一起玩。」

  她们两个笑笑的点头,而且问今晚能不能一起睡这边,以便明天一起去参加饭店的一日游,然后明天晚上再到他们那边睡,我们也就欣然答应了,当晚,四条光溜溜的人体,就躺在那大圆床上。两位日本女似乎迷恋我的鸡巴,一整晚都紧握着鸡巴入眠。

  隔日早上,我们搭乘饭店的车子,到海神庙游玩,在海神庙时,忽然听到有人叫「阿辉学长!」我转头一看,是一对年轻的男女。

  那男生跑过来说:「我是明仁,是宗义(之前我的房东学弟)的同学。」
  他见我一脸疑惑的表情,他又说:「就是上次到他家,去参加那场刺激的轰趴的同学之一!」

  我笑笑说:「对不起,那天人很多,而且我都只记得住女的,所以对不起,没认出你来。」

  他介绍旁边是他的女朋友怡伶,我也向他介绍贞清及两个日本女孩。

  学弟轻声问我:「学长昨晚该不会4P吧?」

  我:「那当然!」

  学弟:「那晚上,我可不可以参加啊?」

  我:「一切随缘吧!」接着,他们就加入我们一起游玩。

  下午回到饭店后决定,大家晚上一起参加饭店的BBQ,由於怡伶也会说日语,因此气氛似乎很融洽,接着,悦子提议到她们房间继续喝酒,而且还拿了一些烤肉进房间。

  进到悦子她们房间后,大家开始聊天,这时,明仁透过怡伶翻译,教悦子喊拳,喊(洗刷刷拳),这种拳很容易炒热气氛。明仁就和悦子喊拳,结果悦子连输五拳,赌输博大,悦子就提出加重处罚,她就说洗刷刷就是要洗澡,洗澡就要脱衣服,所以就五战三胜,输三拳者,除了要喝酒,还要脱光衣服。

  结果第一回合下来,明仁先输,就脱光衣服,大家就一阵喝采后,要怡伶代夫出征,结果怡伶也是输,也被要求脱光衣服,原本以为,她会不好意思,谁知,她也很爽快地脱光。

  接着,明仁要我上去,这次换我赢,悦子脱光,再来我跟爱雅比,我输,换我脱光,接着贞清跟艾雅,换贞清输,也脱光衣服。最后剩爱雅。

  爱雅说:「接下来,赢的人可以指定,输的人舔自己身体的任一部位。」
  大家一致说好。

  就由怡伶向爱雅挑战,结果爱雅输了,但因她还穿的沙龙,所以也先脱光。
  再来是悦子挑战,悦子输了,怡伶就要悦子舔她的耳朵。悦子就含着怡伶的耳垂,怡伶似乎很享受: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接着换我跟怡伶,怡伶输了,怡伶也没等我下指令,直接就含起我的屌来。
  接着换贞清挑战我,我输了,贞清竟然直接把她的小穴,对准我的嘴巴要我舔,我就吸吮着贞清的阴蒂。

  贞清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同时,另一边悦子也含着明仁的鸡巴,明仁在舔着爱雅的小屄。

  爱雅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接着,明仁就将他的鸡巴,插入悦子的小穴中抽插,以男上女下的姿势。
  悦子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爱雅躺在旁边,明仁用手在挑逗她的乳头,爱雅:「嗯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  抽插一阵后,明仁拔出鸡巴,改插入爱雅的小穴,爱雅:「啊啊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悦子则站起身,将一只脚放在桌上,让明仁舔她的小穴。

  悦子:「喔喔……嗯嗯……喔……喔喔……喔喔……」

  接着,换明仁躺在地板上,换成女方主动,爱雅将她的小穴套进鸡巴,身体上下摆动,爱雅: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  悦子则蹲在明仁头的两旁,将小穴对准明仁的嘴巴被他舔。

  悦子:「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爱雅套弄的速度,越弄越快,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声!

  悦子: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  悦子也趴下,让明仁吸吮她的乳头,再加上明仁用手指,抽插她的淫屄。
  悦子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干了一阵后,爱雅似乎已高潮瘫在床上了,而明仁也射精了。

  而我这边,是怡伶含我的屌一阵后,就主动握住我的鸡巴,往她的屄插入,她跪坐在我两侧,双手扶着贞清的屁股,然后用她的小穴,上下套弄鸡巴。
  怡伶:「喔喔……好……舒……嗯嗯……服……喔……喔喔……喔喔……」
  我也舔了贞清小穴后,改用手指插入抽插。

  贞清:「喔喔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这样搞了一阵后,贞清与怡伶两人,面对面叠在一起,怡玲在上,贞清在下,我的鸡巴则上插贞清小穴,下插怡伶的淫屄,轮流的抽插。

  贞清:「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怡伶:「喔喔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贞清猛揉怡伶的乳头,在我俩的攻势下,怡伶颤抖的身体高潮了,贞清起身到我后面,猛推我的屁股,让我的鸡巴,在深深地插入怡伶的小穴内,没多久,我就射精在怡伶小穴中了。

  经过这一夜的折腾,大家都累瘫在床上,但因为明仁他们明天将回国,他们就先回房间,我们就在悦子的房间内过夜。

  隔天早上,明仁打电话来,要我过去他的房间,告诉我说,原来怡伶要回台湾了,想在回去之前,再让我的硬屌干一次。所以我只穿着沙龙,光着上身就过去了,一进他们房间,就见到怡伶含着明仁的屌,一见到我,怡伶就抓着我,往床上推,直接跨在我身上,拉掉我的沙龙裙,握住我的屌,就往她的屄插进去,然后上下摆动身体:「啊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接着,明仁就站在她面前,让她吸吮鸡巴。

  怡伶:「嗯嗯……嗯嗯……啊嗯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没多久,明仁就射精在怡伶身上。

  明仁说:「我去整理行李,辉哥好好搞她!」

  我就翻身在怡伶腰上,垫上枕头,用泰山压顶的姿势,一次一次到底的猛插她的淫穴。

  怡伶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大叫,并发出啵啵的肉击声。

  接着,我从后面插她淫屄,将她的双手往后拉着,往外面阳台走,再让她趴在栏杆上,我从后面,用力继续插她的淫屄,怡伶也高调的叫春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这时,下面走过两对洋人,见到我们在做爱,停下脚步,一边欣赏一边欢呼,并做出各种挑逗性爱的动作。

  我则用力再插怡伶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没多久,她就高潮了,双腿一软,跪在栏杆前。

  那两对洋人,拍拍手说声:「Good Job!」就走了。

  我抱怡伶回床上后,她已瘫在床上了,我就跟明仁说,待会到大厅见面,好说再见。

  快到中午,我、贞清及那两位日本女孩,至大厅跟明仁及怡伶说再见后,怡伶跟我来个大拥抱,并趁机用手搓我的鸡巴,说:「今天早上,你还没爽到,回台湾补你!」然后就跟明仁离开饭店了。

  接下来要去用餐,但我只穿一条沙龙,鸡巴经过怡伶的搓揉,鸡巴就翘起来搭帐篷,来到餐厅门口,带位的经理,也是穿着一件沙龙,问我们几位?就伸手碰了我的鸡巴。

  告诉她四位后,她转身时,故意将屁股往后翘,顶了我的鸡巴一下,才带我们入座。

  点完餐后,等待餐点上来,就见那长的黝黑的领台小姐,一直在偷瞄我。
  用完餐,我起身至洗手间,当我在尿尿时,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,一双手伸进我的T恤内,抚摸我的胸部,转头一看,是那位领台小姐。

  我则持续尿完尿后,转身抱住她,和她深吻,并将她推入马桶间,一手就脱掉她的沙龙,一面和她深吻,一面将手指,伸进她的淫屄,又抽又插有转的,她则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的叫!

  没多久,我的手就沾满她的淫水,我就让她,一腿站在马桶上,将我的鸡巴插入她的淫穴,嘴巴吸吮着他的乳头。

  她:「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  接着,让她双手撑在水箱上,从后面用力猛插她的淫屄,发出啵啵声。
  她大声的:「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  我也不客气,再用力地猛插她的淫穴,抽插了百来下后,她身体颤抖了好几下,淫屄流出好多淫水,高潮了,瘫坐在马桶上。

  当我打开门时,外面有两个洋人一看,互相对望了一眼,然后看着我说: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

  我说:「她需要安慰!」

  他们再问我:「我们也可以吗?」

  我说:「要问她了?」

  那女孩竟然还点头!

  於是,他们两个迅速脱掉衣服,将女孩拉出,其中一人,就将他的洋屌塞进她的口中,另一个拉起她的手,握住他的屌。

  我则拿起卫生纸,擦擦我的鸡巴出去了,并将『清洁中』的牌子挂在手把上,回到座位。

  贞清问我怎么去那么久?我说去当慰安夫了,贞清再告诉悦子她们,被她们打了几下,说我淫荡!

  下午,我们一起在沙滩上,躺在躺椅上做日光浴,我一个男的,带三个身材姣好的辣妹,并且一一公开的,在她们身上擦防晒油,引来不少羨慕的眼光。正当我躺回躺椅上休息时,有对男女走过来。

  他们说,他们是国内某知名品牌公司的员工,他们举办员工旅游,但他们有人想,晚上自费租游艇出海吃晚餐及夜游,但只有八位要参加,因想节省费用,邀我们是否参加?可以帮他们分摊费用。

  我问了三位娘子的意见,她们说好。就约好时间跟地点后,继续我们的日光浴。

  到了晚餐时间,在码头集合,对方是六男五女,加上我们四位,刚好十五个,刚好符合规定的人数,跟他们聊天,知道他们是属於专门在做产品试用的,所以常运动,不论男女,身材都很好。

  人数到齐后,就登上一艘快艇,往外海出发,途中,船长S型行驶或甩尾,弄得是尖叫连连,约半小时,就到一个小岛。这小岛上有可烤肉的设备及火把架,蛮有气氛的,船长及助手帮我们下完食材后就离开了,约好时间再来接我们。
  接着,大家架好烤肉架,又开始烤肉了。当然酒是一定要的,大家一面吃一面喝一面玩。大家都穿得很清凉,有女生下水后,起来身体曲线毕露,在酒精的刺激下,有男生开始上去调情了。

  该公司的主持人,开始主持团康活动,如用牙籤传橡皮筋等,把气氛搞得很暧昧,后来玩骑马打仗,分两组,三个男的当马,女的在上面,以脱掉对方的胸衣为优胜,几乎每组都两败俱伤,所有的女生,几乎上半身都空了。结果女生不玩了,提议大家裸泳,一下子,所有人通通脱光衣服,往海里冲。

  整个海滩,就如天体营一般,个个都一丝不挂,我看同行的贞清,爱雅及悦子,似乎也乐在其中。几乎每位男性的鸡巴,都翘起来了。

  这时有一位约三十几岁,身材还不错的的熟女(后来得知她叫容芮),走到我身旁,伸手握住我的鸡巴,说:「辉哥,你的鸡巴好硬喔!」

  说完,就用手猛搓我的鸡巴,我也不客气,将手指伸进她的淫穴内抽插。
  接着,她拉着我到一颗大石旁边,双手撑在石头上,翘起她的屁股,拉住我的鸡巴,就往她的小穴插入。

  容芮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的叫春着。

  我则双手伸向前,用手指捏她的乳头,鸡巴在她的小穴中猛插,

  容芮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持续地叫着。

  接着,我让她靠在大石上,提起她一只腿,再将鸡巴,插入她的淫屄。
  容芮:「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太……啊……爽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在一阵猛插急进后,她抱住我身体,抽搐了几下,就高潮了。

  我回头一看,整个海滩上,已经是战况激烈,有一男一女,有一女两男,在廝杀做爱,两个日本女子,似乎较被青睐,悦子被弄倒在一大块塑胶布上,小穴被一个男生的鸡巴猛抽着,嘴巴还塞着另一只鸡巴。

  再看爱雅,她则跪在布上,小穴被一个男生抽插,她则在吸吮,另一个躺在布上女孩的乳头,而那女孩,则被一个男生将她双腿,架在肩上,而用他的鸡巴,猛插她的小穴。

  贞清也被一个男生,从后面猛插小穴,她则趴在一个女生的淫穴前,舔她的小穴。

  当我走近那块布时,上来两个年轻女孩,如饿虎扑羊般,把我扑倒在一条沙龙上,一个迫不急待,就将我的鸡巴含住,一个自摸自己的淫屄,要我舔她,我不想如此被动,就将她们扑到,迅速的在她们的小穴,分别抽插几下,接着将鸡巴,插入其中一位女孩的小穴,再用手指,插入另一位的小穴中抽,转,插。
  两人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叫春叫得好大声。

  我就以这样的方式,轮流侍候两个荡女的淫屄,其中一位,在我手指的抽动下,身体抖了几下高潮了,弄得我满手的淫液,我则将淫液,在另一女孩的身上擦拭,并将手指,插入她的口中让她吸吮,我接着用力,抽插她的淫穴,她叫声不断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在我猛力抽插下,那女孩紧抱着我抽搐了几下,高潮了,我更快速的抽插,也在那淫屄中射精了。

  经过一番廝杀后,时间似乎也快到了,大家虽有些精疲力尽,但也似乎意犹未尽,在等待船只到来时,因为女的,几乎都只围一条沙龙,里面都是空的,就很多男女紧抱在一起,互相搓揉性器,我则被爱雅及另一名刚刚跟我做爱的女生,前后包夹,那女生握着我的鸡巴说:「今天它弄得我好爽!」

  爱雅则用她的双乳,猛搓我后背,双手抚摸我的胸膛,挑逗我的乳头!
  没多久船就到了,大家在船上一样暧昧,靠岸后,就各自回房休息了。
  隔天,悦子与爱雅就要结束行程回去了,但由於昨夜太累,并没来找我,打一次离别炮,而只来我们房间说再见,并说,会到台湾找我们,留下联络资料后,她们就走了!

  当天下午,我跟贞清往饭店后方的小山丘去散步,沿途树林茂密,走起来相当凉爽,而且没有其他游客,到山顶时,有个小木台,我们躺在那乘凉,并看着海景。看着看着,贞清就脱掉她的沙龙,也脱掉我的沙龙,让我们两人,赤裸裸地躺在平台上。

  她伸手搓揉我的鸡巴,接着,她翻身坐在我身上,将她的小穴,插入我的鸡巴,双手撑在木台上,屁股慢慢的上下抽插,正当我们在享受这性爱时,旁边出现两男一女的洋人。

  他们吃惊的说一声:「Sorry!」想转身离开。

  谁知,贞清用英文问他们,要不要一起来?

  他们露出吃惊的表情,用英文说:「可以吗?」

  贞清就起身,拉着其中一位男生的手,摸她的乳房。

  这时,两位男生,就迅速脱掉衣服,露出两只长长的鸡巴,贞清则伸出双手,各握住一只鸡巴在搓揉,接着,她跪在木台上,就拉住一只鸡巴,往她的小穴抽入,嘴巴则含着另一只鸡巴。

  贞清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没多久,贞清她翻身,改为一个洋人躺在木台上,贞清将她小穴,抽进鸡巴,另用双手,拉住另一男生的双手,嘴巴仍含着他的鸡巴,并将屁股,用旋转的方式,让鸡巴在她蜜穴中转动。

  我则将那洋妞拉倒,躺在木台上,脱掉她的细肩带的洋装及内裤,用力吸吮她的双乳,并用手指,插入她的淫屄,又转又抽又抠。

  洋妞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……喔喔……」

  接着,我也将我的鸡巴,插进她的小穴,慢慢抽插,由於洋妞的淫屄,似乎比较大,我在用手抠她的阴蒂,洋妞似乎受不了,一直转动身躯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喔喔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过了一会儿,那位被贞清屁股转动的洋人,就射精了,贞清拔出他的鸡巴,改拉另一位的鸡巴,插进她的小穴,然后她说:「洋人的屌虽长,但不硬,两三下就搞定了!」

  接着,她将躺在木台上双腿紧夹那洋人的屌,让他的鸡巴,深入她的小穴抽插,没多久,那洋人也射精了。

  而那洋妞,在我的鸡巴插穴,用手抠阴蒂的攻击下,放开喉咙大声叫着:「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喔喔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喔喔喔喔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没多久,也挺起腰身,颤抖了好几下高潮了。

  这时,我拉回贞清,当他们三人面前,再次苟合,将我的鸡巴,猛插进贞清的蜜穴。

  贞清也尽情的大叫: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  抽插百来下后,贞清也紧抱着我高潮了,我也射精在贞清蜜穴内。

  当我跟贞清,躺平在木台上时,那两位洋人则说:「你们真厉害!」就离开了。我们再休息一下后,也下山回房间了。

  隔日,我睡到自然醒,已快接近中午,去吃个饭后,整理行李,直接去机场回台湾了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